冉闵是怎么死的?一个充满巨大争议的人物

冉闵古往今来一直就是个充满争议的人物,有人认为冉闵是汉人的英雄,他的杀胡令确保了汉人血脉的延续;也有人认为冉闵是个血腥的刽子手,是种族灭绝的罪恶魁首。但是有一点是大家公认的,那就是冉闵是一员骁勇无双的猛将!说到这里,忽然觉得冉闵像极了西楚霸王项羽,一样的勇猛无敌而又一样的匹夫之勇,一样的悲壮惨烈而又一样的令人扼腕,一样的千古流传而又一样的饱受争议。


冉闵本是汉人,先前因为父亲被俘,冉闵被石虎看中而成为石虎的干儿子,冉闵刚毅勇猛、盖世无双,是赵国第一猛将。石虎一死,冉闵恢复汉人身份和姓氏,对羌族赶尽杀绝,先后杀尽赵国君主石遵、石鉴和石虎的四十余孙子,建立魏国,自己当了皇帝,与赵国残余势力在冀州南部展开血战,赵国辖区彻底成了人间炼狱。


冉闵还是发挥那一往无前的犟劲儿——跟赵国丫的死磕。石袛趁着冉闵元气大伤时派遣大将刘显率领七万大军进攻邺城,被冉闵杀的大败,斩首三万余,刘显兵败回去后,杀了石袛自己当了皇帝,然后接着跟冉闵打,大有一副不共戴天之势。直到公元352年,冉闵攻克襄国,将刘显和赵国文武大臣斩尽杀绝,石虎的另一个儿子石琨逃到晋朝被斩首示众,至此,羯族石家一门彻底灭绝,退出了历史舞台。


慕容家在观望冉闵和石袛攻伐的同时,一刻也没有闲着,一方面消化整顿新攻取的冀州州郡,另一方面调动兵马粮草、整军备战。这时黄河以南的部分州郡看到追随冉闵前途渺茫,于是纷纷改换门庭,投入到晋朝的怀抱。这时,魏国政权只剩下邺城附近的巴掌大的地方了,连年征战粮草所剩无多,再加上天王冉闵这些年穷兵黩武,国力也快耗尽了。魏国政权刚刚经历过灭赵的血战,急需休整补充。


可是在北方的不远处有一双鬼魅似的双眼时时刻刻地盯着魏国,注视着冉闵,当看到魏国历经大战后需要时间恢复生机时,慕容儁怎么可能给冉闵时间来养虎伤身、养痈遗患,于是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慕容儁命四弟慕容恪率领数万精骑前去攻打魏国,旨在斩首冉闵、灭亡大魏。


这时,魏国的哨骑前来报告军情,冉闵一听,火冒三丈,咬牙切齿道:“慕容儁欺人太甚,上次襄国之战,要不是悦绾耍阴招,我怎么会惨败!还有慕容恪,十四年前棘城之战时我就很遗憾没能跟你交手,现在新仇旧恨一起算”。魏国总算还有几个头脑清醒的明白人,大将董闰、张温进言:“陛下,鲜卑悍勇,近来连战连捷,士气正旺,而我军刚刚经历大战,需要时间来休整,不如暂避其锋芒,待其士气低落、后勤补给不足时再行出击。”可是暴脾气的冉闵怎么能够听进去这种露怯的言论,一意孤行,带领主力部队(也几乎是倾国出动)迎战燕军。


燕魏两军在魏昌一带遭遇,西风烈烈、军旗震震、铠甲晃晃、兵戈铮铮,一时间马蹄如雨、呐喊如雷、热血如注,空气中散发着大战前死一般的凝重,仿佛就要窒息一样。北国的两位英雄将在此处进行决战,遥想十四年前,当时慕容恪是为了慕容家的存亡而战,冉闵还是石虎的干儿子,现在正好反转,慕容恪为了慕容家的兴复扩张、进取中原而战,冉闵则是为了魏国、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而战。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时光流转,因果轮回。这一战将是决定北中国命运的一战,将是决定胡汉两族命运的一战,更是两位绝世名将使劲浑身解数的巅峰一战,这一战不容有失。


慕容儁还没完全摆开阵势,冉闵就迫不及待地率领亲兵一拥而上,皇帝骑着朱龙马,左持双刃矛,右执钩戟,一矛一戟,连钩带刺,只听见人仰马翻,燕国将士纷纷避让不及,冉闵予取予求,如入无人之境。身边亲兵也是百战余生,追随皇帝陛下,士气倍增,一时间竟然把燕军战线搅得人仰马翻,燕军纷纷溃散。慕容恪暂时对冉闵的勇猛无可奈何,只得下令后撤,择日再战。后来历经十余战,冉闵均发挥神勇,令燕军将士束手无策,连败燕军十次,虽未伤及主力,但是冉闵勇猛无敌的形象却给燕军将士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慕容恪为了提升士气,于是安慰全体将士:“冉闵虽然勇猛,但终究是匹夫之勇,不足为惧,现在我已经有好办法克制冉闵了,请明日诸君打起精神来,看我吊打冉闵。”众人将信将疑,慕容恪看出大家的疑虑来了,于是就继续说到:“打仗尤其是持久仗无外乎兵马粮草,冉闵这两样都不如咱们,他是耗不起的,他想速战速决。一旦让他看到能够速战速决的机会,他是不会迟疑的。明日我会露出中军,吸引冉闵过来进攻,然后大家合围,冉闵一战可下。”慕容恪一说完,有将领立刻反问:“冉闵勇猛,中军是三军之重,万一抵不住冉闵的冲击,岂不是造成大溃败?”慕容恪笑着说:“这个我自有安排,请诸君放心,但请诸君今日养好精神、犒赏士卒,明日看我破敌。”众人看到慕容恪在卖关子而将信将疑,但是由于诸将出于对慕容恪足智多谋、百战百胜的信任,就各自散去回营准备去了。


随后,慕容恪亮出了他的绝招——铁甲连环马。而且慕容恪终此一生只用过一次,就是用在了天王冉闵身上,可能就是由于以前和以后对手量级不够,不值得慕容恪劳心费力一样,慕容恪为了对付冉闵煞费苦心,二人彼此相爱相杀,“特别的爱送给特别的你!”慕容恪算是铁甲连环马的创始人了,好像翻遍史书也只有慕容恪运用连环马能取得如此成功。后世诸多名将如北宋呼延灼连环马征讨梁山被徐宁钩镰枪克制,南宋金兀术铁浮屠、拐子马被岳飞破掉,可能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找到了克制连环马的方法。慕容恪的铁甲连环马是精选五千善于射箭的鲜卑勇士,人马都披上重甲,刀砍不透,箭射不穿,同时用铁链把马匹都连起来,结成方阵,守卫中军,以防止冉闵冲破中军大帐。这样的连环马方阵就是那个年代的坦克装甲部队,既能够整体推进,又能够分裂切割,就像是BUG一样的存在。


第一十次大战开始了,这注定是一次名垂青史之战!两军列好阵势,慕容恪把连环马藏在在普通骑兵和步兵之后、中军帅旗之前,然后故意亮出帅旗大纛,冉闵远观慕容恪阵势,忽然间眼前一亮,看到了慕容恪随风飘扬的帅旗,心头大喜,想到:慕容恪枉称名将,行军打仗哪有暴露中军帅旗的!老天待我不薄啊,今天何不趁此良机,全力冲击慕容恪的中军大帐,生擒慕容恪,燕军就会不战自溃。计议已定,冉闵挑选精兵劲旅随自己冲击慕容恪中军,冉闵一行气势汹汹,直扑慕容恪中军大帐而去,慕容恪指挥步兵和普通骑兵向两翼撤退,冉闵一看,以为燕军不堪一击,于是便加速催马向前,没过多久,看到慕容恪帅旗下有一彪人马,黑压压的一片,根本看不清兵士和战马的样子,不管冉闵如何前进冲刺,这彪人马就是徐徐向自己靠近,冉闵也不管不顾地全力冲刺。


刚一交锋,连环马军对冉闵形成合围,冉闵的矛戟刺在连环马甲士的身上根本不起作用,纵然冉闵勇猛,但始终冲不出连环马的包围圈。这时冉闵猛然醒悟,这一切看似不堪一击地表演都是阴谋,目的就是吸引自己前来送死。冉闵果断调转马头回头撤退,这时左右翼早就形成合围之势,冉闵的队伍被连环马军分割成若干小方阵,四周还有步军和骑兵的合围,魏军已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飞。这时冉闵感到了深深地恐惧,慕容恪常胜将军之名果真不是浪得虚名!但是冉闵也非池中物,奋千钧之力、逞不世之勇,竟然单人独骑冲出了连环马阵的包围圈,当然这其中也多亏了胯下朱龙马和身边忠心耿耿的亲随。慕容恪远远望见有一骑“血人”在乱军中硬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血路,一路往南绝尘而去,不用多想,必是冉闵无疑。于是立刻调动轻骑火速追击,绝对不能放虎归山!


冉闵胯下的朱龙马是一匹日行千里的宝马,冉闵数年来南征北战所向披靡皆仰仗朱龙马的脚力,然而这一次,朱龙马在连环马阵前消耗了过多的气力,疾驰二十多里后轰然倒毙。于是不可一世、勇猛无双的天王冉闵被燕国追兵所擒,成了慕容恪的俘虏。慕容恪二话没说,命人将冉闵押送至燕王慕容儁处,慕容儁看着眼前曾经不可一世的天王冉闵,破口大骂:“贼奴才你怎么敢称帝?”冉闵倒也是条汉子,仍然不卑不亢:“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狼子野心的人都敢称王称帝,我堂堂汉人英雄为何不能称帝?”慕容儁大怒,命人鞭打冉闵三百鞭子,然后押送至龙城在祖父慕容廆和父亲慕容皝墓前祭告,然后斩首。冉闵刚死,北方就闹蝗灾和旱灾,慕容儁觉得多半可能是冉闵在作祟,于是又把冉闵祭祀了一番,还追封冉闵为武悼天王。


一代天王冉闵南征北战、杀伐无数,最终倒在了慕容家手里。冉闵一生功过难分、是非难评,自有史家后人评论。但是从冉闵之死也能反映很多问题:


1、激烈的民族矛盾:冉闵和石赵政权在冀州掀起腥风血雨,当时羌族姚氏、羯族石氏、鲜卑慕容氏由于忌惮冉闵而合作灭魏,几家少数民族政权竟然转而合作攻打由汉人建立的冉魏政权,这也充分暴露了当时汉族和非汉族之间的激烈的民族矛盾,而当时晋朝衣冠南渡,冉闵作为北中国唯一的汉族政权,既受到了几家少数民族政权的合力绞杀,又得到了北方汉人的同情、声援乃至支持。


2、晋朝隔岸观火:就在冉闵为了捍卫汉人衣冠而与三家少数民族政权殊死搏斗时,自诩为汉族正朔的晋朝却隔岸观火、作壁上观,大有一副坐山观虎斗的阵势。既没有国际声援,又没有道义扶助,可能晋朝是被五胡乱华吓怕了,西晋被少数民族灭亡的惨痛阴影一直挥之不去,不愿再招惹胡人这些尚未开化的少数民族,但是由此一来,冉闵捍卫汉族大旗的孤军奋战便更显悲壮,也更突出了晋朝的短视和怯懦。


3、燕国收买人心:在灭亡魏国、擒杀冉闵的过程乃至十余年后,燕国是最大的受益者,借用石赵石琨、石袛、石鉴和冉闵的内斗,再加上羌族姚氏的助阵,鲜卑慕容氏成功除去了冉闵这颗阻挠燕国南下进取中原的钉子,冉闵一死,燕国尽得黄河两岸之利,其势足以与东晋朝廷分庭抗礼而不怵。而在冉闵死后,慕容儁假惺惺地追封冉闵为武悼天王还大兴祭祀之礼,不可能仅仅因为当时北方旱灾蝗灾盛行的迷信,更是因为慕容儁看到了北方汉人对冉闵孤军奋战、奉汉正朔的同情和怜悯,为了收买人心、笼络汉人,慕容儁聪明地实现了身份的转换,由屠戮冉闵的刽子手转换为继承冉闵未既大业的继承人,名正而言顺,气正而理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