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评话《东汉》15 马武误时闯武科场

78.王莽听罢,知道王丰在暗喻自己与金和,点了点头。这时窦融也乘机奏道:“万岁,金和确有救驾之心,不然他一介小小草民,怎敢箭射万岁呢?”


王莽想了想,说:“就算金和有心救驾,但他箭射天子,也须治罪。”窦融奏道:“可将金和赶出贡院,永不准进场。”


王莽觉得有理,传旨:“将举子金和赶出考场,永不录用。”官差给刘秀松了绑,把马匹兵器还给他。刘秀化险为夷,上马而去。


风波平息,王莽命岑彭继续比武。岑彭凭一身武艺,又赢了两名举子。这时他已连胜四人,再胜一人便中状元。满场的举子见他刀马厉害,都不上前。


岑彭见无人出战,急躁起来,高声说道:“在下棘阳关岑彭,谁来与我一较高低?”话音刚落,只听人群后一声大吼,响如炸雷:“岑彭娃娃,将状元留给你马武老爷!”


随着喊声冲出一骑,马上一人,手使飞镰大砍刀,生得相貌丑陋,凶似瘟神。岑彭吃了一惊,心想:“这必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其实岑彭猜错了,这马武却是个外拙内秀、文武双全之人。


且说这位马武,家住在胡阳马家堡,从小父母双亡,家中广有良田商铺,是胡阳的大财主。他从六七岁开始读书,费尽十年寒窗之苦,学得满腹经纶。


只因生逢乱世,马武这オ弃文习武,练就了一身好功夫。他嫉恶如仇,性如烈火,喜欢忠臣孝子,最恨土豪恶霸,因此占山的强盗们都惧怕他,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做“武瘟神”。


近日,马武听说王莽选拔武状元,就备好马匹、兵器,离开胡阳,启程赶往长安。


他途经南阳时,遇到了隐士严子陵。严子陵见马武是条好汉劝他辅佐刘秀,灭莽兴汉,并对他描述了刘秀的相貌,以及手上戴有白玉镯。


交谈中,马武问:“道长,你看我此去长安,能否中得武状元?”严子陵委婉地说:“棘阳关的岑彭武艺高强,他若去赶考,定会夺取状元。”


马武很不服气,辞别严子陵,继续赶路。一路上游玩访友,不觉误了时间,这一日他赶到长安时,天已黑了。


马武一连寻了五、六家客店,都因住满赶考的举子,已没有空房。他走得又饥又渴,看见一家大客店,门前灯笼上写着“梅家老店”便上前叫门。


伙计也不开门,只是懒洋洋地说声:“没有闲房了。”马武听,气往上撞,肩膀用力,一下撞开了大门。


他拉着马往里就闯,嚷道:“马老爷要住店!”掌柜闻声出来,见马武一脸凶气,有些害怕,哆哆嗦嗦地说:“确实…没有闲房了…”马武把眼一瞪,哪里肯听。


掌柜只好说:“后院有间存草料的屋子,不大洁净。客官能住吗?”马武说:“能歇息便好!”掌柜便叫伙计送来酒饭,马武饿急了,一阵狼吞虎咽,吃个精光。


伙计就在草料房搭好床铺。马武毫不在乎,吩咐伙计四更天叫醒自己,便倒头呼呼睡去。


到了四更天,伙计挨屋叫醒举子,却忘了后院的马武。举子们用过早饭,陆续上马奔考场走了。


马武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他冲进客店的院中,揪住一个伙计,大喝道:“你们喊人时,为何把马老爷忘了!


掌柜和伙计们一听,都吓得惊慌失措。一个伙计急中生智,哄马武说:“客官息怒,贡院的西北有个角门,也可进考场。


马武信以为真,带好兵器,翻身上马,嚷道:“马老爷若进了考场,便回来还你的店饭钱;若进不了考场,回来拆你这客店!”说罢催马而去,把众人吓得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