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文星云之战

玫瑰帝国


第一章 星河变奏曲


穿越矩形空间的一刻,时光流逝的虚无感使云汐号旗舰上的军人陷入短暂的眩晕和迷离之中,时间变幻中的空洞在每个人的意识中形成幻影,尽管在星际航行中保护人体的圣息神经元系统已打开,但进入空间迁跃时的不适感将伴随战舰中的每个人到达阿多尼斯星系。蓝色调的深空模式在战舰的内部阻隔了视界内的所有内容,而战舰的常规自动巡航将全权交给蓝调系统,在这期间虽然整个舰队的军人都处于最高临战状态,但空间迁跃的不适感也会在一百光年之后的航程中才会逐渐消失,在进入到临近阿多尼斯星域的欧律诺墨行星,西西弗斯联邦将迎来与赫拉自由星际联盟的第一次交火。


云汐号旗舰的指挥官是西西弗斯联邦首都星阿瑟加德十四个驻留舰队之一的第七舰队司令长官恩雅•伊敦上将,她也是西西弗斯联邦军二百八十四个宇宙舰队司令长官中的唯一女性。 在伊敦玫瑰色军服中蕴藏的永远是智慧和勇气的隐形火山,她白皙肤色的美凝结的气息涵盖了云汐号战舰的舰桥,这一刻她黛色的瞳眸激撞出仿佛星辰光华一样的愤怒:欧律诺墨行星驻留舰队还没有出动吗,布吉拉司令长官的第十一舰队的位置现在处于哪个宙点。她的副官贡露纤细的指尖这时在蓝灰色的慕云战术预警系统的屏幕上点击:“伊敦阁下,欧律诺墨行星远程轨道上的斯卡迪空间作战系统完全静默,三十六天前我们舰队派出的侦查巡航舰罗姆号也在十五分钟前与云汐号战舰失去联系……”伊敦玫瑰色的短发这时在空间颤栗的晶粒中闪烁,在记忆的最深处布吉拉司令长官勇者的面孔再次浮现在眼前,伊敦白晳的手突然一闪:“十点钟方向,全舰队星魂作战系统最大功率联动开火,在开火的六十分之一个宇宙时间轴之后全舰队空间迁跃至阿多尼斯星系的海斯提阿行星宙域。” 空间中十万艘战舰爆发的毁灭之光涌向星辰辉耀的黑暗之地,宇宙间虚无的能量之力击碎了汇聚着无数生命和物质幻化的星尘,女神的力量或许在那些破碎的无数个闪回中凝炼成辉煌的永恒,而交织着火焰和幽光的死亡也将点缀那玫瑰色军服的不杇徽章。


空间扭曲的景像幻灭过后,海斯提阿行星宙域,云汐号战舰和十万个光点交织的花系飘浮在这颗红色星球明亮的远端,这个由粒子和微粒子交溶构成的星际尘埃云的环弧,巨大的战舰阵列临据它的上方,十万艘战舰的引力挤压使这个宙域的所有物质仿佛都被吞噬了,无限大的彩色环的弧度失去了它迎向星海的一角。 云汐号舰桥的星潮防卫系统巨大的幕帘悄然褪去,伊敦黛色的瞳眸在蓝色变淡的瞬间即刻闪闪发光,战斗过后的极度疲倦并没有使她的瞳眸失去钻石般的色彩,一级侍卫官海思少尉这时轻轻的移动到她身边,少尉手里的咖啡杯绵密的香味使味蕾精致的微妙过程环绕伊敦静致的面庞:“贡露上尉,请把欧律诺墨行星会战的过程在十五分钟后传入我的卧室,还有,把布吉拉司令长官战死的消息和欧律诺墨行星被占领的消息上报给弗洛伦丝执政官阁下。” 阿多尼斯星系边缘宇宙的弘文超级星云,从一光年之外近距观测,那像一枝环绕在花瓣浓密中的高脚酒杯形状的复杂宇宙,在这个宇宙将展开被后世史学家称之为玫瑰作战的阿多尼斯会战,这里将是西西弗斯联邦首都星阿瑟加德联邦军第七舰队司令长官恩雅•伊敦最悲怆的战役之地。


“贡露上尉,命令爱伦•艾尔伯特舒里亚上校的第一分舰队脱离我们主力舰队潜伏在弘文星云底部的亚伯拉罕星,还有希姆莱•冯•什勒苏益格上校的第四分舰队驻留在弘文星云中部的伊莫拉主星,确保伊莫拉主星对我们舰队的补给线安全。” 伊敦做出这几个指令以后,就把悬浮在白色光幕中的身体陷入战舰空调系统引来的清凉香氛之中,毫无疑问,连续跨越几个空间的作战也使她的神经处于极端的懈怠之中,玫瑰军服修饰的身姿尽管依然挺拔,但深藏于内心之海的疑虑和对布吉拉司令长官阵亡的悲伤超越了军人勇者之壁的界限,这是任何人都难于逾越的困局。楔形舰桥的上方保留了能凝望星空的巨大悬窗,星辉连结的光群映透舰桥的透明休息区域,宇宙深渊中孕育的极致之美终于使伊敦长睫毛隐藏的瞳眸黯淡下来,短暂的静息此刻使她的心魂飘于虚空。 云汐号战舰飞临弘文星云边缘的时刻,西西弗斯联邦最高执政官蒂朵•弗洛伦斯的全息影像终于传来,弗洛伦斯蓝色瞳眸浮动下的妆容永远洗炼而雅致,她白色裙装修饰的气质与伊敦玫瑰军服的气质截然不同:“布吉拉长官的阵亡和隶属于他麾下的一千万将兵的全军覆没使我们与赫拉自由星际联盟的外交关系彻底决裂。


现在赫斯提亚星球的第五舰队和阿格莱亚星球的第十三舰队将会在弘文星云与您会合,到时三支宇宙舰队都归伊敦长官您全权指挥”。 回应着最高执政官的平静语调,伊敦行礼的手势渐渐失去过往的气势,战争于预想中扩大的前景她虽然早有预料,但一想到第七舰队一千多万将兵的生死系于一身,像她这样的勇者也会有隐隐的沉痛感吧,但这时的她终究还是没有意识到在阿多尼斯星系即将到来的战况竟会演变到极端凄绝的境地。 弘文星云壮丽的景观在云汐号战舰恢复第三空间战速的缓慢巡航进程中出现在十万艘战舰的前方,那些回旋在同一个韵律下的光海和伊敦此前经历过的星云有所不同,那些快要溢出狭窄框架下的光亮几乎可以使所有观测的人眼睛失明,伊敦知道,在所有极至美丽的东西面前,死亡的光华也会辉煌得无以复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