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秋到江苏美术馆赏“月耀金陵”去

既坚持“无一日不抄碑临帖”,


又在创作中力求破法、求新。


已入耄耋之年,


却仍徜徉在“有法”与“无法”中寻求自我……


今天(9月12日)上午在江苏省美术馆隆重揭幕的“月耀金陵——赵冷月书法精品展”,让观者无不击掌叫绝,也让更多的人在这里读懂赵冷月。


展览现场大腕云集,大家谈起赵冷月书法的精妙之处皆是赞不绝口。


赵冷月先生(1915.3- 2002.11)别署缺圆斋,晚号晦翁。浙江嘉兴人,1950年移居上海。曾任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文史馆馆员。生前出版有《赵冷月墨迹选》、《赵冷月八旬书法集》、《当代书法家精品集——赵冷月卷》等多种。其初从晋唐楷、行法度,于各类书体无不穷究其递变之迹。中年后转学汉隶北碑,尤勤于《张黑女墓志》、《郑文公碑》、《龙门二十品》、《张迁碑》等。自谓“博采众长,遍临百家”。至晚年形成臻于神化的笔墨风格,达至无为而无不为的境界。


赵冷月对馆阁体书法和流行书法庸俗化倾向作出过各种反拨。


赵冷月 《王安石诗》


178×97厘米 水墨纸本 镜心


赵冷月 《诗经·小雅·十月之交》


90×180厘米×8 水墨纸本


在长达70余年的书法创作实践中,先生对于传统经典艺术创作和表现形式具有雄厚的积淀,并对馆阁体书法和流行书法庸俗化倾向作出过各种反拨,由此产生的艺术精神也自然发挥了对当代书法的引领作用。



书法艺术有一定标准,什么标准:接受和积蓄古人优秀的传统多,但不是依样画瓢,更不是将字写规整了便好;写字仅求规整是馆阁实用体,与书法艺术是两码事,真正的书法家要具有创作个性,越强烈越好,要有自己的面目,当然这种面目不能是刻意做作的结果;作品要有更丰富的变化,有浓郁的韵味,或平淡天真、或清纯雅致、或雄强奇崛,这便是标准。



——赵冷月


先生晚年提出“松绑”艺术观,在“有法”和“无法”中寻求自我。既坚持“无一日不抄碑临帖”、对传统法度的遵从,在创作中又力求“破法”、求新,其书法创作风格的丰富、多变在现代书家中无出其右。


赵冷月 《目击道存》


245×122厘米 水墨纸本 镜心


赵冷月 《杜甫诗》


103×33厘米 水墨纸本 镜心


赵冷月先生晚期作品或疏野洞达,或淹润细密,粗而不犷,细而不纤,彰显内力内美,步入一片化境。其自称并非为变而变的“晚年变法”,堪称妙偶天成。其作品在书法界曾受质疑,及至今日则被广泛认可,时间跨度达30年,在这30年中,赵冷月的书法引来无数追随者,对中国当代书法创作带来巨大影响。


他晚年书风的焕然而变,是从数千年传统碑版中的萃取,与自己艺术个性的最佳契合,以达到海派书法史上的另一个高度,其主要阶段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与我国改革开放的关健时段相一致。


赵冷月 篆书七言对联


178×47×2 水墨纸本 镜心


赵冷月 《漫不经心》


35.5X66厘米 水墨纸本 镜心


闻讯赶来的各路嘉宾对赵冷月书法连连叫绝。


本次书法展的展陈设计也得到嘉宾的好评。


看着人头攒动的现场,就足见展览、作品的影响力与号召力!而这个以展现新中国成立以来,海派书法艺术在观念性表达方面、继承数千年艺术传统并取得创新发展风貌的大展,是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上海市书法家协会、江苏省书法家协会联合主办,南京十竹斋艺术品投资公司、赵冷月书法教育基金会承办的。展览将展至9月15日。


无论您是位书法爱好者,还是文化的拥趸者,看这个展览将让您极好地领略到这位独树一帜的海派书法家所创的一代书风,读懂他为什么会被誉为“上海书坛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