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代的历史画卷”:故宫展云居寺石经、董

“中华文化奇迹——北京房山云居寺历史文化展”近日在故宫博物院太和门东侧崇楼开展。展览以云居寺千年刻经史为主线,通过“刻经缘起”“千年伟业”“宝塔金经”“护经传宝”四个部分展开,主要以碑刻、佛经以及拓片的形式展现了云居寺的历史与收藏体系。


展览现场


云居寺位于北京西南房山区大石窝镇水头村,占地面积70000多平方米。由云居寺、石经山藏经洞、唐辽塔群构成。云居寺始建于隋末唐初,初名“智泉寺”,后改称“云居寺”,经过历代修葺,形成五个院落六进殿宇。20世纪40年代毁于日军炮火中。解放后,经过两次大规模修复。


云居寺中的最引人注意的石经山藏经洞位于石经山的山腰,其中雷音洞为开放式,洞内宽广如殿,四壁镶嵌经板,洞中有四根石柱,石柱上雕佛像1056尊,故称千佛柱,九洞共藏经4196块。石经山现存唐塔两座,还有石凿古井、隋唐碑刻等大批历史遗存。


雷音洞内景 这是石经山最早开凿的佛殿和藏经洞。洞内四壁镶嵌静琬大师早期刊刻的《妙法莲华经》《金刚经》等19种经文,共146块。


云居寺缘起于隋唐,当时有感于北魏太武帝和北周武帝两次灭佛,大量经书被毁。隋大业年间,幽州智泉寺高僧静琬发愿把佛经镌刻于石碑上、密封于山洞里,免受自然与人为的破坏。这一举措得到隋炀帝皇后萧氏的支持。


刻经事业历经隋、唐、辽、金、元、明、清七个朝代,绵延千载,期间得到了历代帝王的支持和达官显贵、市井行


会等社会各阶层民众的广泛参与,共刻佛经1122部、3572卷、3500余万字。云居寺因珍藏万千石经被誉为世界上规模


最大的石刻图书馆。


贞观二年静琬题记刻石 唐代


唐代刻经静琬大师圆寂后,其弟子玄导、仪公、惠暹、玄法等高僧代代相继主持刻经,先后续刻《大般若经》《楞伽经》《佛地经》等100多部,分藏于石经山上六个洞室。唐开元十八年(721年),唐玄宗第八妹金仙长公主奏请玄宗御赐云居寺大唐新旧译经4000余卷并田园山场,以为刻经所需。


辽太平七年(1027年),刻经事业在圣宗的支持下得以恢复,此后继续得到兴宗、道宗的大力支持。大安九年(1093年),通理大师至云居寺,“慨石经未圆,有续造之念”,遂以《契丹藏》为底本,续刻石经4080块。通理大师圆寂后,其弟子善锐和善定继续刻经,并于天庆七年(1117年)在云居寺西南隅“穿地为穴”,将石经瘗藏于其中。


辽代 琬公大师塔铭刻石


金代 镌葬藏经总经经题字号目录碑


云居寺珍藏着石经、纸经、木经号称“三绝”。为了让珍贵的文物“活”起来,这是房山石经原石首次走出云居寺,与明代纸经、清代龙藏木经板等珍贵文物共同在故宫博物院展出。


明天启、崇祯年间,沙门真程劝募京官居士葛一龙、董其昌等在北京石灯庵续刻《华严经》《法宝坛经》《四十二章经》等10余部,于雷音洞左侧新开一小洞,砌石为墙,将所刻石经藏入,著名书法家董其昌题“宝藏”二字,并勒石镶嵌于此洞门楣之上。


云居寺现藏明代纸经2000余卷,分为明《南藏》、明《北藏》和单刻佛经等,形制、内容之丰富,国内罕见。明《南藏》为《永乐南藏》,明成祖朱棣在南京敕令雕印,为明代继《洪武南藏》之后的第二部官版大藏经。明《北藏》刊版于朱棣迁都后的北京,是明代第三部官版大藏经。


明代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五十六


董其昌题“宝藏”二字刻石


清代《龙藏》木经板刻于雍正十一年(173年)至乾隆三年(1738年)。佛及经文刻工精细,字体工整俊秀。这套经板对研究佛学、哲历史、艺术等方面具有极高的价值。


清代 龙藏木经板,一千九百佛


另外,展览举行的同时也推出“云居礼物”文创产品。展览现场首次展出了十余种“云居礼物”系列文创作品。包括云之礼、雨之礼两大主题的十余种文创产品设计,有茶礼、香囊、服装、手机配饰等。


房山素有“人之源”“城之源”的美誉,拥有世界文化遗产周口店遗址、琉璃河西周燕都遗址、“石经长城”云居寺等一批重要历史文化遗产,300多处各级各类文化遗存构成了房山“不断代的历史画卷”。云居寺珍藏着石经、纸经、木版经、佛祖舍利、唐辽塔群及众多文物古迹,其中尤以14278块石刻佛教大藏经著称于世,云居寺、石经山藏经洞、唐辽塔群构成了我国佛教文化特色一大宝库,被誉为“佛教圣地,石经长城”。


本次展览9月10日对公众开放,展期至10月19日。展览不单独售票,凭故宫博物院门票入院后可免费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