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新郎被强奷系列小说_跟快递员做爰

她的身体彻底出现在我眼前,只有关键的地方被遮挡住。


我看着柳芸儿,我重重地咽了咽唾沫。


接下来,柳芸儿躺在床上,我的手先抚摸她的小腹。


在肚子上按摩了几下之后,我的手慢慢下滑......


按了几分钟后,我整个人越来越兴奋......


“芸儿老师,你把……把裤子给脱了吧,那样效果会更好些……”


我颤声说着,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


“这……”


柳芸儿脸上出现为难之色,似乎十分纠结。


“芸儿老师,不脱也没关系,就是可能起不了什么效果。”


见柳芸儿似乎不太情愿,我赶紧说道。


“嗯,好吧……”


柳芸儿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紧紧地咬着下嘴唇,竟然同意了。


此时此刻,我整个人兴奋地快要不能自已了。


下一刻,我伸出两根手指,勾住柳芸儿的裤子,往下一扒拉,顿时,她的大腿再也没有一丝遮挡......


我死死地盯着柳芸儿,感觉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接下来,为了更方便的按摩,我爬到床上。


“芸儿老师,我要开始按了。”


对于我的行为,柳芸儿似乎有些抗拒,但最后她还是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


看着柳芸儿,我一阵心痒难耐,手顺着她的小腹慢慢下滑。


“芸儿老师,你能不能把腿分开一点?”


“嗯……”


听我这么说,柳芸儿的脸红的更加厉害了,身体甚至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接着,我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在外面按了一下。


“嗯……”


柳芸儿似乎受到了刺激,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很快,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按在那个地方,全身上下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酥酥麻麻的感觉。


继续按了五六下之后,柳芸儿的身体竟然开始颤抖起来,长长的睫毛也在不断颤动着。


我不由得一阵心痒难耐,胆子也越发大了起来。


见她闭着眼睛,很舒服的在享受,我开始了更深入的......


此刻,柳芸儿满脸潮红,双眼迷离,脸上的表情既痛苦又享受,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我在对她做什么。


接下来,我死死盯着柳芸儿的蕾丝小衣,狠狠地一把将衣服扯下。[删除]


“张浩,你……你干什么……”


直到这时,柳芸儿似乎才反应过来,她一脸惊恐地问道。


“芸儿老师,你好美……”


我情不自禁地赞美着,接着便不管不顾地将脑袋凑了过去。


“嗯……”


柳芸儿彻底沦陷了,身体又是一阵颤抖。


此时此刻,我心底突然得意起来。


没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班主任,现在却变成这番模样……


要是能拥有她该有多好!


我的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全身的神经都跟着激动起来。


“芸儿老师,我来了!”


我找好一个角度后,想要的更多……

就在我即将抵达的时候,柳芸儿忍不住嘤咛一声,就是这声音,让我浑身都酥软了起来。


柳芸儿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又一脸羞涩地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此时此刻,我全身血脉喷张,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然而就在此时,客厅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将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暧昧气氛尽数打破。


同一时间,柳芸儿的神色也恢复了清明,俏脸瞬间便是通红了起来。


“张浩...你....你....”有些羞躁地看了我一眼,此刻的她很明显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但碍于客厅的敲门声越来越频繁,她还是选择将我一把推开,在快速穿好衣服后,便跑了出去。


很快,我依稀能听见客厅传来的一段对话,是柳芸儿老公周鹏的声音:“老婆,你怎么了,这么晚才开门?”


“你还好意思问我,今天我胃病又犯了,刚刚疼的厉害。”有些嗔怪地说着,柳芸儿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今天应该要上班吧,怎么突然回来了?”


“哎....你以为我想回来吗?”周鹏懊恼道,“我这刚到公司才发现电脑忘带了,这不赶回来拿吗?”


在周鹏说完后,一阵匆忙脚步声便朝我所在的卧室赶了过来。


瞬间,我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


毕竟,现在的我满头大汗,就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上,倘若被周鹏撞见的话,结果显而易见。


情急之下,我赶紧找了旁边一个衣柜,并快速钻了进去,同一时间,周鹏推门走了进来。


与此同时,我将衣柜悄悄开了一条缝隙,可以看到周鹏走到床头柜那边,将一台黑色的笔记本提了起来,而柳芸儿则是站在卧室门口的地方,脸色明显有些尴尬。


“好了老婆,东西我拿好了,公司那边还有个会,等我下班回来聊,另外你得多注意自己的身体,胃痛的话,多喝点热水。”嘱咐完几句后,周鹏转身欲走,但很快,他的眼角余光却往床上扫了一眼,瞬间,嘴角便是抽动一下,神色也渐渐古怪起来....


“怎么了老公?”眼见如此,柳芸儿走过去问道。


“呵呵....”冷笑一声,周鹏指着床单道,“那玩意是什么,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哎...”听到周鹏的话,柳芸儿神色略微僵硬一下,但很快,她还是故作轻松道,“老公,你这说什么话呢,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刚刚胃病犯了,准备倒点热水喝,结果洒了些在床单上,咱们结婚多少年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大概是出于信任吧,在柳芸儿解释完后,周鹏神色明显轻松了不少,稍微寒暄几句后,便走了出去。


看到他们夫妻间的和睦模样,我内心也不觉升起了一丝愧疚之意,夫妻本是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刚才的行为,是不是属于破坏者的行列呢?


毕竟,人家婚姻这么美好,万一因为我出了什么差池,恐怕连我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想到这儿,我干脆径直从衣柜中走了出来,而此时柳芸儿刚好送完周鹏辉出去,在转身见到我的刹那脸色一红,略微沉默三四秒后才道:“张浩,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还有,今天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老师不会怪你的,希望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另外,你的功课也补习的差不多了,以后的话就不用过来了。”


“芸...芸儿老师...”听到她的话,我愣了一下,旋即道,"你...你是不是开始讨厌我了?”


“没呢,你是我的学生,按道理来说,我应该是一视同仁的,但你在老师家也补习这么多天了,以后有问题的话,还是可以来办公室问我,老师一样会给你解答的,不过,老师现在有些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就不送你了。"


眼看柳芸儿下了逐客令,我只能老老实实提起书包走了出去,但走到客厅门口,我还是转身,对着柳芸儿那道窈窕的倩影道:“芸儿老师,可能今天我也做出了一些出格的举动,兴许让你伤心难过了,但说实话,我还是从心底里尊敬你的,而且,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会一如既往地尊敬你,另外,我是真心希望你的这个老毛病能好起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可以帮你按摩的,你放心,下次我一定会规规矩矩地,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让你不高兴的行为。”


倾吐完这番话后,我的内心才好受了点,感觉那颗大石头都安放了下来,随后,我也顾不得柳芸儿的反应,直接就下了楼。


来到小区门口,我还准备打辆的回家,但就在同一时间,我却瞧见马路对面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柳芸儿老公周鹏,正从他那辆黑色本田雅阁车上下来,并折身走到副驾驶打开了车门,而在那旁边,竟然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妙龄女郎....


这女人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模样,留着齐耳短发,还穿着一件蓝色T恤衫,下身是黑色小短裙,露出两条套着肉色丝袜的大长腿,单是这身材拿出去,便足以引起不少男人的垂涎,更别说那妩媚的脸蛋儿了。


当然,和柳芸儿比起来,这个女人还是差了些。


就在我心中暗暗对比的这阵子功夫内,妙龄女郎已经上了车,而周鹏也顺理成章地进入驾驶室,伴随着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刹那远去。


可同一时间,我的内心却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周鹏一直是个比较老实的人物,甚至于笑起来都是憨憨的,给人一种踏实靠谱的感觉,不明就里的,甚至还会觉得有点傻。


事实上,柳芸儿能嫁给他,也多是看中他性格中存在的那种朴实气质,否则的话,按照柳芸儿这身材这脸蛋儿,完全有更多选择的权利,但如今呢?


想到这儿,我不禁摇头苦笑,因为在刚刚那一幕里,我并没有捕捉到周鹏和那个妙龄女郎存在的亲密举动,顶多帮忙开下车门而已,倘若这样就判定周鹏对婚姻不忠诚了,是不是有失公平?


一阵胡思乱想下来,我还是决定先将这件事情放一放,说不定人家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我一个高中生,何必去趟那些浑水?


想通后,我的内心倒是宽慰不少,第二天一大早,我照常去学校上课,在早自习的时候,我还偷偷看了柳芸儿几眼,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白天鹅裙子,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瞧见那雪白的香肩,上头隐隐间有一条黑色带子。


看到这副场景,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虽然昨天我和她进行过那种亲密接触,也曾经看过她的身体,但真正到了这些时候,那颗心还是不禁颤动起来。


然而,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胳膊一阵刺痛,转头一看,同桌夏雨梦正一脸鄙夷地盯着我,嫩白小手还搭在我胳膊肘上,指尖一步步用着力气。


“你想干什么?”瞪了她一眼,我轻声轻语道。


“哼!猥琐!”同样白了我一眼,夏雨梦啐着小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瞎说什么呢,我又没干什么。”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我赶紧否认道。


“呵呵,干没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的这么明白了。"冷笑着,夏雨梦语气充满讥讽,隐约间似乎还有些得意。


眼见如此,我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面对眼前这小妮子,我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毕竟,她可是学校有名的刁蛮大小姐,据说教导主任就是她舅舅,家里也挺有钱的,属于富二代加官二代那种,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敢去招惹她,包括我,能和她同桌,属于倒了八辈子霉那种。


然而,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提高音量道:“报告芸儿老师,张浩他偷窥你!”


一石激起千层浪!


瞬间,整个班级便是安静了下来,紧接着是一阵吁叹的声音响起,而此刻正站在讲台上的柳芸儿也是愣了一下,将目光转移到我这边的时候,俏脸明显有些红润,但很快,她还是让自己平静下来,旋即征询道:“夏雨梦,你刚才在说什么,老师没怎么听清,能不能再重复一遍?”


“芸儿老师,我说,张浩这人心术不正,在你转身的时候偷偷看你,而且盯了很久,还吞了几口唾沫,还好我发现的及时,打断了他这种恶略的行径。”面对柳芸儿的询问,夏雨梦倒是不怯场,挺了挺初具规模的小胸脯说道。


同一时间,我只感觉一阵脸红燥热,内心尴尬的厉害,特别是面对全班同学那种异样的目光,都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下去,但最让我在意的,还是柳芸儿那略显失望的申请,虽然只是稍纵即逝,可落入我的眼中,造成的伤害却是成吨的。


反观夏雨梦这边,带着小酒窝的嘴角微微翘起,神色中有止不住的得意流露,似乎举报了我,就是她人生中的一大幸事。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虽然我和夏雨梦同桌这么久,但关系一直不太融洽,甚至是有些极端,而这一切的源头,还是因为我的家境,虽然我住在城里,但房子都是租的,本质上还是一个农村人,至于我爸妈也是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


有钱人看不起没钱的,这是自古以来的社会现象,更别说夏雨梦这种长得漂亮的女孩子,还有一些背景,自然而然会以一种俯视的角度去看待我。


但凡事,总得有个度,或者说,总得分个场合,而夏雨梦今天的行为,却深深伤害了我,如果在此前我很清楚明白我和她之间的差距,在有意无意间都会去让着她,去退让,尽量不让矛盾凸显出来,可现在,我却感觉憋屈的厉害,哪怕夏雨梦再漂亮,身材再好,声音再好听,在我眼里,就如同一根鸡肋,食之无味。


与此同时,我内心也悄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夏雨梦这小妮子一直看不起我,存心和我作对,那么有一天,我将她按在身下,狠狠蹂躏,占有了她的身体之后,对我的看法会不会改观呢?


一旦这种思绪在我心中留下种子,便开始肆意蔓延了起来,此刻的夏雨梦,在我眼里似乎就成了复仇的工具,有朝一日,我定然会让这小妮子后悔!


在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后,柳芸儿已经走了过来,伴随来的,是一阵好闻的奶香味儿,没等我享受多久,她一句话便将我的心打入了谷底。


“张浩,平时还看你挺老实的,嗯....算是老师小瞧你了,下课后去我办公室一趟吧。”


说完,她便重新走上讲台,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这边,而夏雨梦脸上得意的神色也在此刻攀登到了顶峰,甚至是炫舞扬威似的理了理额前秀发,旋即坐了下来,但下一秒,她却“哎呦”一声,一屁股落在了地上,裙摆一扬,露出两条青春靓丽的大长腿......


“张浩,你干什么?”目光快要杀人,夏雨梦坐在地上,一边扶着后腰,一边瞪着我。


“我没干什么啊,是你自己要坐的,关我什么事?”表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内心却有止不住的舒爽涌现,其实早在之前,我就将夏雨梦的凳子悄悄往后挪了些位置,就是要给这妮子一个教训看看,老虎不发威,还当老子是病猫了?


“行!算你小子有种,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咬着银牙啐出这句话,夏雨梦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摆,旋即自己起身坐定,而柳芸儿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在看到我们没有发生别的争端后,干脆选择了缄默不言。


毕竟,学生间产生矛盾不一定都要老师去介入,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当然,也不排除那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作为老师不管不问的话,那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


教育,本身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下课铃响起,夏雨梦率先跑出了教室,临走前还恨恨瞪了我一眼,而我只能跟在柳芸儿身后,前往她的办公室。


中途,我的目光一直在柳芸儿翘臀上聚焦,虽然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天鹅裙子,但依稀可见那个轮廓,伴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摆,充满成熟女人风韵。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渐渐浮现一副特别的情景,那是昨晚我住宿在柳芸儿老师家,她和她老公,几乎每一帧画面,都能令我浮想联翩....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重重咽了几口唾沫,而这时办公室也差不多快到了,我赶紧收住思绪,就在我即将跟随柳芸儿走进去的时候,一道略显臃肿的身影却从走廊那边走了进来,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响起:“芸儿老师,早啊?”


“嗯,夏主任早。”转头看了那道身影一眼,柳芸儿微笑道。


“夏主任好。"与此同时,我也尴尬笑着朝他打了一句招呼,这人叫夏流,正是夏雨梦的亲舅舅,同时也是学校教导主任,手里掌握着保卫科十余名干将,是令不少混子学生闻风丧胆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