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有喂下面小嘴吃荔枝|冷少变温柔

或许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吧,宋荷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解释。

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一个人睡在大床上的殷郑头一次失眠了。

今晚他就像是被人施了魔法一般,只要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出现宋荷的影子,这让他焦躁,让他心烦,更让他不解。

“这个丫头到底要工作到几点?”殷郑拿着宋荷的外套,走出卧室打算去书房看看。

可是他没想到,原来宋荷早已经累的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真是一个倔强的傻女人。”殷郑温柔的将宋荷公主抱抱在怀中往卧室又去,一步一步,脚步轻盈而又稳重,生怕一不小心吵醒了怀中的人儿。

直到看着宋荷在大圆床上打个滚露出甜甜的笑容,殷郑紧绷的脸才有了一丝表情。

“陈澈,我要你以最快的速度查清所有有关俄国集团负责人的资料,以匿名的方式发到宋荷的邮箱里,这件事不允许第三个人知道。”

女人,我能帮你的只能到这儿了。

待宋荷醒来又是新的一天,看着已经整理好的文件,宋荷心里一阵暖意,只不过她只当这些事佣人的功劳。

冰冷霸道的殷总裁会给自己整理文件?不不不,这件事,宋荷做梦都没有想过。

一个月的事情不长,想要表现的优秀,就必须保证交给自己的工作都保质保量的完成,所以,宋荷给自己规定了一个时间。

三天之内搞定和俄国的合作。

这是一场硬仗。

于是乎,在头两天的时间里,宋荷除了吃饭睡觉,其他的时间都把自己埋进了工作堆里,她知道,只有知己知彼才能战无不胜。好在,自己以前在宋家的时候没有少读书。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三天。

这天宋荷如约提前半小时来到了和俄国集团负责人所约定的咖啡馆,提前半个小时足以表达她和殷氏对这次合作的诚意。

对方是俄国人,名叫杰森,纯种白人,各个方面都很优秀,唯一的缺点就是不会中文。偏偏杰森性子要强,和别人的交谈讨厌用翻译。当然,这也是让双方合作久久为确定下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好在宋荷在大学的时候专修过俄语,还拿了证书。

杰森喜欢干净的女生,宋荷身袭一身白色长裙,简约而不简单。杰森喜欢有内涵的合作伙伴,宋荷专门为他准备的一首古筝表演。杰森爱吃点心,宋荷亲手做了一道最复杂的一道点心让他品尝,

投其所好,加上殷氏自身的有势和不可小觑的实力,这次合作出奇的顺利。

只不过唯一一点让殷郑不满意的就是,杰森看向宋荷的眼神里充满了欣赏和爱慕。他的女人,哪能让人随意观赏?

但这毕竟是跨国合作,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位。

为了庆祝合作成功,更是为了庆祝宋荷首战告捷,殷郑放全体员工半天假,晚上还举办了庆功派对。

当然,在这次派对里,殷郑的女伴是宋荷。

“尊敬的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今天是我们殷氏和俄国方面达成合作的好日子,当然,这次合作离不开殷总的领导和宋荷宋秘书的付出,下面,有请宋荷小姐和殷总为大家跳今晚的开场舞!”

伴随着阵阵掌声,身穿黑色抹胸晚礼服的宋荷挽着身穿白色修身订制西服的殷郑在镁光灯的照耀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一刻,宋荷像芭蕾里面的黑天鹅,在场无一人能与她像匹敌。

这一刻,她身上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只是,在这些羡慕和欣赏的目光中,有一道目光像刀子一样,恨不得将浴池中央的宋荷剥皮抽筋,一脚踹出殷郑的怀抱。

一支舞下来,宋荷就感觉有些力不从心,这几天的超负荷工作,差一点让她连一首简单的华尔兹都无法驾驭。

又饿又累,为了避免再次面对那些虚伪的笑脸,说一些奉承人的话,宋荷悄悄的拿了一块自己最爱的黑森林,躲在无人注意的阳台上,一个人,一边静静的享受着美食,一边享受着挂满星星和月亮的星空。

只是,上天似乎看不惯她过的如此舒心。

“宋荷,宋氏集团的千金,从小体弱多病,常年养在家中,血型特殊,早年就失去了母亲。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猛地一个声音从宋荷的背后响起,让偷吃的宋荷吓得差一点崴了脚。

转过身,宋荷看向身后的女人,眼中充满了戒备。

“你好,我叫袁月,殷氏集团的财务主管。”袁月看着宋荷,伸出了右手。

原来是自己公司的财务主管,宋荷笑了笑,眼中的戒备消失了一半,为了不失礼貌,宋荷也随即伸出了右手,只是,在她的手就要碰到袁月的手时,袁月突然将手缩了回去,留下宋荷的右手尴尬的停留在空中。

与此同时,宋荷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一时间,她有些分不清眼前人是敌是友。

“你好,我叫宋荷。”为了不落人话柄,宋荷将手收了回来,还是礼貌的回应袁月的话。

“我知道。”袁月不屑的看了宋荷一眼:“宋秘书,我知道的可比你想象中的要多,你说,你接近我们殷总到底有什么目的,这次的合作成功,应该和你那个宋氏集团的爹脱不了干系吧?”

袁月微微扬起下巴,语中充满了对宋荷的嘲讽和质疑。

“袁小姐,我是殷总的秘书,你是殷氏的财务主管,我想除了发工资,你和我应该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吧?袁小姐对我这么用心,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对我的羡慕嫉妒吗?”

宋荷正了正身子,毫不客气的回怼。

这个袁月,一看就是来故意找茬的。

躲在这里都能被她发现,看来真是费了一番心思。

“你!”

袁月忍不住尖叫,她没找到一直在公司隐忍的宋荷,会这么不留情面的回怼自己。

“好啊,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你之前在公司里的一切表现果然是装的!”袁月气愤的直指宋荷的鼻尖,脸上的表情恨不得一口将宋荷给吃了。

“不,袁主管此言差矣,只有狐狸才会露出狐狸尾巴,宋荷只是一个平凡人,还有,如果袁小姐觉得别人都如你想象中的无能的话,那下次再有这样的工作,我第一个向殷郑推荐你。”


宋荷直视袁月,打掉了袁月直指自己的那只手,特意讲刚刚的“殷总”改成了“殷郑”。

既然她嫉妒自己和殷郑的关系,那干脆就暧昧一点,让她嫉妒到崩溃好了。

果然,宋荷此话一出,袁月立马的脸色发青手发抖,“宋荷,你果然是一个不知廉耻的贱人,居然连总裁的名讳也敢直接说出口,看我今天不替总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说着,袁月举起自己的右手,速度快的就像是一阵风一样,让宋荷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更谈不上闪躲。

宋荷紧攥着双拳,微微闭上了眼睛。

这一巴掌,我迟早会还回来!

只是等了许久,宋荷都没有感受到预料之中的疼痛,相反,身边却多了一份压迫感。

宋荷睁开眸子,被眼前人惊住了。

“宋荷,你是傻吗?站在这里让别人打!”殷郑一脸怒色,抓住袁月的左手猛地一用力,刚刚还站的笔直的袁月顷刻间毫无形象的跌倒在地。

左手端着的红酒,不偏不倚,全洒在白色的晚礼服上。

“殷总,这一切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袁月挣扎站起,刚刚的嚣张消失无影踪,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委屈可怜。

只是她的眼神在看宋荷的时候还是充满了仇恨和嫉妒。

“袁月,你是在说我瞎,是吗?”殷郑上前一步将宋荷护在身后,低头看着袁月,语气凌如冰,身上那骇人的气势更是压的让人抬不起头。

嗅到殷郑语气中那丝危险的气息,袁月瞬间吓得脸色苍白,说话也有些无与伦比:“不……袁月不敢,袁月不敢,殷总你就念在袁月这么多年对公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放过袁月这一回吧,袁月保证,绝无下次!”

无视袁月的求情,殷郑转过身子看向宋荷,似乎在用眼神询问她的意见。

这一刻,宋荷才意识到,这个男人在为自己出头,而此时此刻,袁月的生死也全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不由得,宋荷眉头紧锁,她讨厌做这种血腥的决定。

“算了吧。”

半晌过后,这三个字从宋荷的樱桃小嘴中吐出。

“好,依你。”殷郑回眸狠狠的瞪了袁月一眼,随后便揽着宋荷的肩离开了阳台。

“宋荷,从今天起,我袁月与你势不两立!”

看着宋荷和殷郑远去的背影,对于刚刚宋荷的宽容,袁月心中并无任何感激,有的只是比以前更多的嫉妒和恨,还有报复。

“我好累,我想回家。”宋荷虚弱的看着殷郑,气若游丝。

刚刚和袁月的对持似乎消耗了宋荷全身的体力,此刻宋荷只好将自己挂在殷郑的身上,借助殷郑的力量一步一步前行。